【柒白】季时

界界界离子☆:

*柒白
*ooc
*幼儿园文笔
*文风变化有


        1.
  仲春时,连绵不断的细雨使整个世界充满潮湿与闷热。柒提着刀走进晦暗的小巷,眉目间尽是不耐。


  转角,一抹白色点亮了眼前的阴郁,兴许是注意到身后来人,她转头看向暗处的柒,唇角边带着浅浅的笑,一缕微风吹过,鼻尖嗅到一丝甜香,只见她点点头朝柒示意一番便转身消失在了尽头。


  待她离去柒才惊觉自己刚才不由愣了神,暗自懊恼不已。毕竟方才她正立于这堆已经凉透了地尸体间,即便浑身沾满鲜血却任然温和浅笑……柒对此感到惊异。


  实话实说,她是个不可多见的美人儿,浅笑更是摄人心魂。若是放在别处,想来会有许多男子花重金只为博美人一笑。可惜……围绕于她身边的不是华锦幔帐与泛着暖光的琉璃翡翠,而是横尸遍野的万丈深渊。
  
  2.
  伏月时,菡萏婷婷。凉亭下,温文尔雅的书生拨弄着琴弦,茶香弥漫。


  “阿柒。”少女一袭白衣,起身给坐在面前的人缓缓盛上一盏茶,她用清亮透彻的双眸看着他,似有什么要说。


  柒停下思考,抬头却见她双手托着脸颊,那双漂亮的眼睛映出的是面无表情的自己。


  柒见她此刻那挂灿烂笑容的脸眉头一挑,勾唇道:


  “在想什么?”


  “想你呀~”她调皮的眨眨眼,食指卷着耳边长发,另一只手轻轻握上柒放在石台上的手上。


  任由少女握着,他没收回手,柒隐没于发丝里耳根微红,双眼虽然仍在少女身上停留,但目光早已飘向别处,殊不知他这般样子却引来少女更深的笑意。


  3.
  霜商,漫天黄叶飞舞。白衣女子提着刀伫立塔楼顶尖,发丝飘扬在空气中,她有些忧郁地望着遥远的城楼,当腰被一只手揽过时,眼中归为平静,露出了柒熟悉的表情。


  “首席大人。”只见她脸色无喜无悲,竟是只剩下一片冷漠。柒脸色一动,对于她的称呼有些不满。


  “柒。”她在见着柒的表情后马上改口,取出了手帕,轻轻把柒脸上粘上的血擦掉,随后给了他一个拥抱,刀提在手中。


  “嗯,回去吧。”微显浮躁的男人先一步跳下塔顶,她稍慢一步跟在柒的身后,两人慢慢往城镇的角落移去。


  刀入鞘,看着柒的后背,她脸上浮上一抹犹豫,却终究什么也没做。


  4.
  “倘若你还想要这条命,便去把他杀了。”


  “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


  首领早已容不得柒的存在了,前不久便私下传召了她,让她杀了柒,可她一拖再拖让首领已经不耐烦了。


  白雪飘飘,她眼里辗转过万分情意,当立于首席身旁浅浅笑时,却是变得坚定。


  “你说什么!”当柒得知她被捕入狱时,提刀起身便是要去救她。


  “我说你还是别参和这件事了,万一搞不好可就把你自己给搭进去了。”和柒比较熟悉的情报贩子好心劝到。


  “……我要救她。”


  救人的道路自是不平坦的,刀光剑影,电光火石间便又是收割了一条人命。


  阴冷潮湿的地牢里,她被铐着铁链,白色素衣有些破损,脸上灰扑扑地夹杂着一点伤。


  “柒……”她牵强地扯出一抹笑。


  “走了。”只听柒道。


  5.
  “你为什么一定要救这个女人。”


  “你这是要跟整个刺客联盟为敌。”


  “你想清楚了吗?”


  “首领已经下了格杀令,现在所有刺客都在追捕你。”


  断崖上,身前身后都是曾经的同僚。柒右手揽着她,看着眼前的敌人如看死人一般。


  “我今天就要带她走,我看谁够胆拦我。”


  噗嗤——利刃刺破布料没入身体的声音。


  赤瞳骤然一缩,冰冷的刀锋毫不犹豫地被抽出。


  那一瞬,柒脑海中闪过许多,耳边似乎闪过一句细小的话语,然,仅剩一片刺耳的嘈杂笑声。


  一个踉跄往地面跪下,手中最为忠诚的魔刀千刃撑住身体。下意识按住伤口,一股甜腥味弥漫口腔。


  他没有回头。


  一咬牙,凝神聚气,紫色顺着半张鬼脸蔓延。以刃尖为点,石桥随之而裂。他与那无数碎片一同跌落海中。


  紧握着千刃,海水淹没头顶,鼻腔的酸涩却比不过另一处的疼,柒闭上眼睛,任由意识归入沉寂,一抹幽香随着之一同消散。


  “再见。”


  “再也不见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终于写完这个了,非常不容易啊……最终成品和一开始的构思完全不一样了×其实每个段落是分了时间段的,不知大家看出来没有×××柒白真好
  

柒白-短篇-架空

曲朝棠:

      “哈啊…哈啊,啊…”捂着头睁眼醒来,“又做噩梦了。”天还未凉,睡意就被消散,在黑暗中摸索一顿,穿好衣裤推门而出,雾气微凉。漫天星映入房前的湖水中,银白色的月光未能照彻湖底,那白色却晃得眼睛生疼,脑袋也乱哄哄一团,朦胧的碎片凑不成画面,白色…真是耀眼啊…

      “喂!你是谁!!?”我无助朝着大山呐喊…你是谁…回声在夜晚黑暗的山谷中回荡,惊起一片禽鸟,飞出山林…“喂!你是谁!…喂!你是谁!…喂!你是谁!”疯狂地,停不下来,喊着,仿佛不断呼喊就能得到答案。没缘由地,眼角泛出酸涩,酸涩消失后,又翻涌上来……但是,我现在做的这一切,又有什么缘由呢?伸手抚摸着胸口的伤,已经愈合了好久,却隐隐约约,疼啊。

      视线随着那片云游移,定格在一棵树上,墨色中一点白,耀眼的白……眉眼相合,奔跑,呼吸,记忆,是你!

抓住你的手臂,“别走。”忍不住拥上前去,你在抽泣,记忆的碎片在拼合,我和你的画面,在拼合。

      “你,别走…你不要走!”我很想你,像你随时会飘走一样,紧紧抱着你。闻着你身上的气味,陌生而熟悉,语言不可表达的安心。只要你在身旁。时间静止,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  回忆,痛苦的和美好的,我不知事实,在浑浑噩噩中,我已经分不清对错,却忘不掉你,离开后遇到很多人,有的长得像你,有的性格如你,却不是你,不是你。

无论过去如何…现在也依然清楚,陪我走过那段苦涩岁月的人是你,你早已扎根于心底。

      别走……别走……

      白,留在我身旁…



【短篇沙雕ooc】心之海

大漠孤烟不太直:

我流柒白,柒白恋人前提,ooc警告。


大概是在于斯坦国王子对战后,重伤昏迷被送去神医急救片段的臆想。在濒死前回马灯式的梦境中,回到潜意识的柒哥见到的白小姐不是白本人!可以当做是过往回忆和对白衣执念的化身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心跳监护仪发出刺耳的蜂鸣,神医并不做理会。他依然执着针线,缝合病人破损的心脏,或许是对这颗坚韧又不幸的心比较熟悉,他的动作甚至看起来有些熟练。在两年前他同样对这颗心修修补补,现在不过是在一道伤疤上缝起另一道,两条疤时而平行时而交错,像是一个只魔抓,用无法散去的噩梦紧紧扣住这颗心脏。使得,永不见明光。


似梦非梦中,他嗅到腥咸的气息,冰冷的水流划过身体,仿佛又回到了那片海。
在深邃的海中,没有声音没有光线,他就像一颗被扔入海中的石头,只能被空洞、凄冷的海吞没,于无法动弹中沉入海底。疲惫压垮了意志,柒缓缓合上眼帘。
“首席大人,怎么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”
远方传来熟悉的声音,由远及近,自上而来白衣栗发的少女灵活扭动着身体,宛若游鱼般轻盈。阳光追随她的身影,铺洒在她身后,一路行来点亮一块又一块海域。然后,伸出她素白纤长的手轻轻捂上胸前的伤口,那破开心脏的洞。
奇异的,望向这曾带来最残酷伤痛的女子,柒心中却久违地平静。
没有愤怒,没有伤痛,他只是伸手将这抹白搂入怀中,抵在胸口。手掌一寸寸抚摸过她温热面庞,梦幻如斯,真实如斯。


“不痛,你怎么在这里”
“天下之大我本该想去哪里便去哪里,是你将我囚禁于此,真是狠心”


白衣咬着下唇,明媚温和的脸上浮现几丝幽怨,亲昵地蹭了蹭柒的颈间,如往日一般。
柒用拇指封住撒谎的嘴唇,以掐住下颚的姿势强迫对视。


“这次我不会在相信你,过往的记忆也好,阴谋还是隐情也罢....还有你。我会一个一个亲自找出来。在此之前,天上地下除了这里,你哪也不许去”


白衣有些愕然地抬头,转瞬笑魇如花。
“阿柒说的对,天上地下,我哪也不去”


温暖的洋流托举着交缠相拥的二人浮向海面,破开水面的那一瞬,在阳光下,过往的阴暗、血恨、和怀中的白衣尽数化作细碎的泡沫消散。他重新化作伍六七,回到人间。



 

清月

奶昔昔昔昔昔昔:



白姐姐性格名字捏造

剧情捏造,严重ooc!

婴儿文笔!

不喜欢也不能打我!

剧情设定是白姐姐捅柒一刀,有说对不起,这段发生在第一季结束后有关柒的消息透露出去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血,漫天的血,利器刺穿身体的声音不断响起,恐怖的场景不断重现,情绪一点一点侵蚀着素一的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 躺在床上的素一不断呢喃着对不起,眼角闪着泪光,突然,她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 醒过来的素一缓缓平复自己的心跳,神智回笼之后才意识到刚刚仅仅是一场梦。素一坐起来,望向窗外的月亮,清冷的月光照在她脸上,让她眼里藏着的复杂情绪无处遁形。素一怔怔地看了一会,勾起一个嘲讽的微笑,低语一句:“原来。。。。。。是梦啊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 记忆又一次被勾起,素一还记得那个晚上,月光一如现在这样清冷明亮,他带着她,杀出一个个重围,逃到那座石桥上时,面对左右夹击的同伴,他紧紧搂着她,手执千刃,眼神冷峻,一字一顿地说出了那句令她至今难忘的话:“我今日就要带佢走,我睇你哋边个够胆拦我。”然后,她亲手从他背后给了他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 对于当年那件事,要问素一后悔过吗,素一也说不清,但是她认为,如果没有后悔的成分,她现在也就不会站在小岛这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 前几天,联盟里传着一个消息说首席刺客“柒”还活着,在南方的一个小岛上,似乎是失忆了。素一一听到,就坐不住了,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去一次,于是匆匆赶往了这个有“柒”的地方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心里一直在说着:“要见他,想见他。”一踏上小岛的时候,她突然失去了去见他的勇气,纠结地在岛上兜兜转转,直到夜幕降临,才敢躲在发廊附近的一棵树上偷偷看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 躲在阴影里,透过没关上的窗户,她听到了她爽朗的笑声,用带点儿瘩的语气说话,看到他穿着简单的连帽衫和黑短裤,尽管衣着和说话的方式都不一样了,甚至他现在用的是蹩脚的带着口音的普通话,她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,就是他。静静看了一阵子,她心想:他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 素一一边看着伍六七耍宝,一边想起了曾经:“柒”总是穿着标志性的刺客服,头发也不会扎着,她那时候总是觉得“柒”比她这个女孩子还要好看啊。那个时候她最喜欢做的就是把玩他的头发,看着他面瘫的脸露出一丝不一样的表情,那是对她的纵容和宠溺。

        素一一直等到伍六七房间里的灯关了,才悄悄离开,她差不多相信他真的失忆了。
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好几天,素一一直偷偷跟在伍六七附近,偶尔出手帮他一把,她其实有点开心,“柒”失忆了,但是他变得开朗了好多,虽然也变蠢了,变弱了,但是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七天的时候,素一偷偷潜入了伍六七的房间,她很自信伍六七没有察觉到她,站在伍六七的床边,素一看着他的睡颜,开始发呆,她想:柒现在很开心的样子啊,这样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吧,和那个地方完全不一样,希望他永远想不起来以前,想起来也不要紧,既然那一刀她给了,他来讨,她会还回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 素一还想到了很多东西,大多是他们以前一起经历的事,莫名地素一觉得有点烦闷,她伸出手想像以前一样捏一下他的脸,却在即将碰上的时候突然收回手,慌忙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 第八天的早上,素一决定离开小岛了,她已经确定“柒”真的失忆了,没必要留下去了,更重要的是,她越来越觉得烦躁了。

        离开是要离开,但离开之前,素一有一件事想做,她穿上刚刚买的白裙,仔细把头发梳好,头发已经比两年前长了很多了,然后她走进了发廊。

        伍六七远远就看到素一了,看见她朝着发廊走来,立马倚在门边,摆出他认为最帅的姿势,招呼她:“靓女,剪头吗,今天搞活动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是伍六七第一次和素一见面,但他总觉得自己在哪见过这个靓女。

        素一眨了眨眼睛,感觉自己还是不太能适应“柒“现在这种说话方式,然后轻声回应:“嗯,大概剪到这里吧。”她用手在腰间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“好嘞!给靓女你看看我的高超技术。”伍六七动作很快,几下就剪好了,素一觉得有点可惜。

        付好钱,素一对着伍六七笑了,像是以前她对着“柒”的时候一样的笑容,说:“再见。”不等伍六七的回应,她就自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素一走远了,伍六七还在想刚刚那个笑容,他努力回想自己是不是见过这个靓女,无论是她的样子,声音还是笑容,都让他生出一种喜悦啊。想了好久,伍六七还是没想出来,他摊了摊手,调侃自己:“这么靓的靓女我见过怎么会没有印象哦,果然是错觉吧,唉~”

        素一坐在离岛的船上,不知道是不是海风太大,吹得她眼睛发痒,她竟然流泪了,现在素一觉得她确实是后悔了,但是已经没有用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肝完离die不远,写完感觉很多设定没有交代好(吐血),垃圾文笔,不刀不甜,主要从白姐姐的视角写的,最后,我爱产粮的太太们!



啊。:

P1  性感首席在线抽烟。

(还是去抽棒棒糖吧。)

P2  是衍生的ooc小剧场。

P3-5截的表情包。

和垠垠聊的时候才发现阿七说“靓仔不要吸烟喔不如来吃个糖”才,嗯比较七。但画都画的凶凶的了就不管了XD

柒的衣服可能会有一些画错的地方orz

我又跑回来补了()有无柒七群可加我超安静的(大雾)

中秋快乐
这些图都来自小柳子

霁成珏:

她不该是个杀手。




柒想。




她发色浅棕,阳光照下,每一根都闪着夺目的光。




她瞳色也浅,干净透彻,柔情似水惹人怜惜。




她喜穿白衣,干练简朴,每每染血,红就如罂粟花般艳丽。




她是生在白天的光。




柒看着满地的血红,和黑夜下的自己。




然后抬头,在飞檐上,在月光下,白站在那里。




她是活在黑夜的光。




她该是个杀手。




柒看着白,她离柒很远,好似月中人。可她又离柒很近,柒只要一跃,便可揽住她的腰。




七醒了。




在梦里,他拥住了月亮。